:首次分隔

小说:豪门契约妻 作者:缪俊
    :首次分隔。。。。。两天后,浮生工作室。

    纪浮生坐在停尸房里,手边摆着画满符咒的黄纸。

    李柏晨已经死了近半个月,但因为最后一口气被银针封窍吊着,尸体至今宛若活人。

    这种封魂换体重生的阴损数术,早在很久之前就被禁止了。

    正经玄门道者,是不会做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迟郁既然是被法颂改了记忆,那这种招数自然也是法颂灌输给他的。

    一个反社会的疯子,还知道玄门禁术,看来他盯上的不止林白。

    纪浮生看了眼天边的血月,已经接近酒红,空气中都带着令人压抑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时间快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停尸台上的李柏晨,突然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白正站在迟郁家楼下。

    看着窗户透出的光亮,她稳了稳心神,迈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走进楼道,一股浓重的熏香味扑面而来,熏得她皱眉捂住了口鼻。

    这种熏香味和纪浮生身上的檀香完全不同,掺杂了令人恶心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她快步往六楼走去,越往上走,味道越重,更令人不安的是,这么重的味道,没有任何一户人家出来询问,整栋楼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到六楼,林白已经快要窒息了,看到半虚掩的门,伸手缓缓推开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是满目猩红,整个客厅都充斥着血腥与熏香混合的味道。

    林白缓缓走进客厅,就见迟郁赤膊站在供桌前,身上扎满了银针!

    “迟郁!”

    迟郁一怔,缓缓转身看向林白。

    “林林……你来了,稍等我几分钟好吗?”

    迟郁目光温柔,嘴角含笑的看着她,像是在看一件珍宝。

    林白被他的神情吓到了,这个神情,只存在于两人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迟郁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白不知道法颂给了他什么记忆,只能谨慎的站在一角,慢慢试探。

    “我活不了多久了,我怕吓到你,所以没敢告诉你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很快我就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错下去了,这一切都是假的,你清醒一点!”

    林白受不了他的目光,那种满目深情,总能让她回想起最初见到的迟郁。

    她不希望迟郁死在这里,即使他渣过她,即使她对他已经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“林林,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,除了你,其他人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迟郁点燃了桌子上的符纸!

    一阵青烟过后,林白眼见着迟郁开始吐血,黑褐色的血明显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“迟郁!”

    林白慌乱的跑了过去,还没靠近他,就感觉整栋楼都在摇晃。

    “玄学术数,果真不是谁都可以学的。”

    林白惊愕回头,就见法颂站在门前,一脸惋惜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法颂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白站在原地,大脑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法颂悠哉的伸出手,指了指快断气的迟郁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教他如何活下去,但是不论是脑子还是人性,他似乎都比不过纪浮生。”

    提到纪浮生,林白才想起来,连忙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但对方一直处于忙音,根本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“别费力气了,他已经醒了,并且不会再有机会进来。虽然不想说,但还是为你感到悲哀,两任男友,都是弃你不顾的渣男。

    我还想好心的让迟郁当回情种,但他自己不争气,这样都活不下来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法颂说完,隔空点了一下,原本满是浮沉的空气,突然凝固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林白听到了东西裂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眼前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坠落,支离破碎间,她看到迟郁一脸释然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也挺好,至少,再也不会每晚都梦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白茫然的看着他一点点化成灰烬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,永远,永远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在不断下坠中,林白看到了半空中的法颂,伸出手笑容灿烂的和她说再见。

    猛然间,林白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里,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刚才仿佛做了极其恐怖的噩梦,一双湛蓝的眼睛,一直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起身活动了一下,看了一眼身旁的手机,凌晨四点十四分。

    她才睡了四个小时吗?怎么感觉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她想完,目光落到了手机的挂坠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浅黄色的三角形挂坠,带着熟悉的檀香味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大量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,疼的她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缓缓睁开眼,眼神已是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宝,起床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林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眼眶泛红的盯着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被人打开,一个明艳温婉的女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宝,大清早傻坐着干什么?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现实世界,城南纪家。

    纪龙看着狂躁的弟弟,满目愁容。

    “浮生,冷静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进去,我不能留她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纪浮生暴躁的猛拍桌子,梨花木的古董桌,愣是让他拍裂了。

    他答应过林白,会一直在那里陪她。

    现在他被震出了意识世界,法颂又跳转到了更深层的防御墙中,他根本找不到林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着急,但是瓦解DW的方法不止这一个,你没必要这么激进,浮生,这不像你。”

    纪龙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,极度理智的纪浮生,不可能因为脱离了那个“游戏”,就如此的失控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纪龙神色一凛。

    “那个姑娘是不是也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纪浮生努力让自己冷静,情绪失控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纪龙叹了口气,走过来拍了拍他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心里的那个人,还在那里对吧?”

    纪浮生听言,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有办法对不对?我必须进去,她的父亲和法颂有过节,她一个人在那里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纪龙剑眉紧蹙。

    “她父亲是谁?”

    “林渭南。”

    纪龙听言错愕的看着纪浮生,见对方郑重点头后,立刻给手下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通知下去,所有人三十分钟后,安全屋集合。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豪门契约妻,总裁的契约妻,总裁的下堂妻,总裁绑定下堂妻,神秘老公晚上见
版权所有 绿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expox.com.cn